公益頻道
中山日報“益工場”開展第三期“雲沙龍”,社工分享如何滿足老人多樣化需求
讓居家養老成老年人“快樂驛站”
發佈時間:2020-10-20 來源:中山日報


   我市居家養老服務經過多年發展,已實現24個鎮街全覆蓋。圖為老人到西區長者飯堂享受助餐服務。

10月25日是一年一度的重陽節,今年重陽節是自2013年《老年人權益保障法》修訂後第八個法定老年節。本報公益週刊“益工場”團隊18日舉行第三期線上“雲沙龍”,邀請中山4家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聚焦“社工如何提升和改進居家養老服務”展開討論。社工代表們梳理各自機構近年工作措施和成效,分享各鎮區的養老特色服務。不少社工認為,要滿足老年人多樣化的養老需求,需要養老觀念的整體提升,包括政府部門、市場主體和家庭成員協同參與。

沙龍嘉賓

●小欖鎮敬老院副院長、

小欖鎮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負責人楊權華

●南區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主任羅香清

●西區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主任侯雅夢

●港口鎮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專員伍楚賢

■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具備4助功能

中山曾有一份調查顯示,超過90%老人希望居家或社區養老,只有10%不到的老年人選擇機構養老。我市居家養老服務經過多年發展,已實現24個鎮街全覆蓋,部分鎮區還將服務站點延伸到社區、村。

小欖鎮新市社區獨居老人添伯今年70歲,患有嚴重眼疾,腿腳不利索。楊權華説,小欖鎮成立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後,從2015年起為添伯等老人家申請了免費送餐服務、家政服務,解決了基本生活照料問題,同時也定期組織志願者上門探訪,及時瞭解並回應添伯的需求。不僅如此,社工還鏈接公益資源,為添伯提供上門理髮、住房微改造以及微心願等服務,“今年,我們再度為添伯提供了廁所安全改造的服務,有了大家的關心幫助,添伯臉上笑容越來越多了。”

西區西苑社區,83歲的獨居老人黃婆婆去年在社工的關懷下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侯雅夢説,丈夫離世後,沒有生育兒女的黃婆婆過得十分孤苦,性格也變得“古怪”,對鄰居惡言相向,使大家不敢靠近。社工在一次恆常探訪時發現黃婆婆卧倒在滿是垃圾的家中,身上的衣服也沒有穿好。社工通過鏈接公益資源讓沒有購買社保的黃婆婆住進了協和醫院,並鏈接了志願者為黃婆婆打掃衞生。在醫院調養了一段時間的黃婆婆回到整潔的家中,體面地離開了。

羅香清、伍楚賢等補充説,我市居家養老服務從2018年開始啓動新一輪改革,要求各鎮區的居家養老服務更加聚焦困難家庭老人的生活照料問題,今年更是從去年“1+2+N”基礎上推行“3+4+N”社區居家養老服務模式,對符合條件的困難老人開展了助潔、助餐、助醫、助安服務四項服務,通過政府買單、社會慈善資源助力等方式,因獨居、殘疾、經濟收入不高等原因導致生活困難的老人,足不出户就享受到基本的照料服務。

■打造特色項目迴應老人多元化需求

“雖然都稱為老人,但老年人的年齡跨度大,60歲需要的服務和70歲、80歲需要的服務不同,農村片區和城市片區的老齡人需求也不一樣,男性和女性的需求也不同。”侯雅夢説,在滿足了困難老人的基本需求後,如何根據不同地區開展特色服務迴應老齡人需求,社區也想了很多辦法。

在西區,近日面對社區詐騙案增多的情況開展了精明耆英長者防詐騙項目,為西區長者提供防詐騙公眾教育,形式有講座、小組、戲劇、 短視頻等。“我們的小品通過抖音等方式傳播後,很多老年人愛演更愛看。”

南區4個社區中有3個社區由原來的多個自然村整合而成,農村片區的老年人在精神慰藉方面存在巨大需求。羅香清説,他們所舉辦的“祝壽到家——長者上門生日會”在當地很受歡迎。“通過這種形式,我們團結一班年輕力壯的低齡長者,有效滿足了年紀較大、不便出門的長者情感慰藉的需求,進一步凸顯服務個別化、差異化的成效。”在港口,伍楚賢所在的項目組成立了1個博愛商城平台、帶動N社會組織加入“1+N”微心願計劃。社工們通過走訪收集老人家的需求,根據老人家提出物質或精神上的小心願,根據社會組織的特長予以分配圓夢。

■養老服務也需要“供給側”改革

中山居家養老服務工作通過這兩年的改革,已從原來熱衷於搞文體活動迴歸到更加實用和兜底服務項目。但老年羣體龐大,隨着老齡化程度的越來越大,如何讓更多老年人在社區安度晚年?沙龍的多位嘉賓認為,需要政府更多職能部門和市場主體的加入,從促進養老產業發展角度為社區養老提供更多產品和服務。

“目前大部分服務依靠行政力量提供,社會的參與度偏低,專業化、系統化的居家養老服務供應商更少之又少。孩子們或許能輕鬆找到興趣班、補習班,但專門為長者提供服務的寥寥無幾。”楊權華説,目前政府優先保障特困、雙低、困難老年人的生活照料服務,然而經濟條件在健康時剛剛好的普通老人,他們當中一些因為中風等健康原因需要託管或照料的部分需求,政府無法通過政策兜底。如果社區沒有託養服務,他們面臨的只有機構養老單一的選擇。

“還有一些老年人的心理健康問題也需要重視,社工雖然具備一定的心理諮詢能力,但一些嚴重的個案仍需轉介心理健康機構,社區的心理諮詢資源不夠。”侯雅夢説,早期一些不正規健康理療門店在社區滋生,恰恰説明了老人家的合理健康需求得不到正規的衞生服務機構迴應。這些都需要政府部門做好供給側的市場培育和市場監管,此外,養老事業同時涉及衞健、民政、文化等多個部門,也需要職能部門更加協同的參與。

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微信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註明“來源”為“中山日報”、“中山商報”、“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的所有文字、圖片和視頻,版權均屬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來源: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未註明“來源”為“中山日報”、“中山商報”、“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③ 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聯繫。
聯繫人:陳小姐(電話:0760-8823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