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榜樣人物 >> 正文
逼近現場讓逝者“發聲” 靜處一室令DNA“説話”
青年法醫曲延金在DNA檢測領域潛心鑽研多年助力破案300多宗,獲評今年第二季度“中山好人”
發佈時間:2020-10-16 來源:中山日報



   石岐區公安分局技術鑑定員曲延金在實驗室做鑑定。本報記者 王雲 攝

隨着《法醫秦明》《心靈法醫》等一系列熱門劇的播出,令法醫這個職業越來越走入大眾視野。今年第二季度“中山好人”榜裏,便有一位青年法醫入選,那就是石岐區公安分局法醫曲延金。

曲延金從警12年,堅守法醫崗位,認真鑽研DNA檢驗鑑定等各項技術,就在今年初,他參與籌建的首個縣區級DNA實驗室正式投入運行,併成功破獲了一起19年前的陳年命案,抓獲了2名潛逃多年的逃犯。

■在“重口味”現場練就“不動聲色”

10月15日上午,記者在石岐區公安分局DNA實驗室裏見到了36歲的曲延金。

一米八的個頭,一開口就是自帶脱口秀效果的東北話,來自遼寧丹東的曲延金,與《法醫秦明》裏孤僻帥氣的男主角相比,首先從外形上就不太對得上號。

“電視劇帶火了我們這個職業,説實話,那畢竟是電視劇。我們遇到的案子八成以上都很普通,工作就在案發現場和實驗室的兩點一線中,週而復始,為案件提供線索和證據。”

曲延金2003年考上中國醫科大學,2008年畢業成為坦洲公安分局一名法醫,2017年調入石岐公安分局直到現在。基層活兒雜,一方面要和其他民警一樣值班備勤,另一方面要從事驗傷、現場勘查、死因鑑定等技術活。

知道記者想了解“重口味”的案子,曲延金説,的確見過不少,“好在自己適應比較強,從學生階段到投入工作,幾乎沒有過渡期。”他説,直到現在,仍然不是每位民警都能忍受個別慘烈現場帶來的衝擊。

他舉例,有次走進一起工廠鬥毆引起的致死案現場,宿舍的牀、地板、門、牆全是血跡,更有撲鼻而來的血腥氣味,對視覺和嗅覺產生雙重刺激。更有一些場景是密集恐懼症不能接受的,比如一些獨居老人甚至務工青年,因各類突發原因倒斃家中多日後才被發現的案子中,現場屍體腐敗、萬千蛆蠅蠕動。“曾經有個同事,到了現場直接哇的一聲,吐在口罩裏,沒辦法,換了口罩繼續操作。”生理反應難以控制,曲延金也會多少感到不適。

每次勘查取證,他都需要“全副武裝”,口罩、頭套、手套、隔離衣,少則一個小時,多則三個小時。一個完整的取證下來,“一脱手套,水就嘩嘩流下來,警服也全部汗濕。”

■用專業發現“蛛絲馬跡”為死者伸冤

法醫這個職業最厲害的地方,是被大眾所熟知的一句話——“為死者言,為生者權”。曲延金説,他所遇到的死亡案件大多普通,但的確需要有明察秋毫的本領。

他記得,在坦洲公安分局時,曾在凌晨1點多接到出警任務,前往現場勘查一宗高空墜樓案。死者是名女性,疑似從6樓天台處跌落至地面摔死。“打着手電筒,我們對屍體進行檢查,的確有骨折、出血等,初看像是高墜導致的死亡。”

但檢查並沒有就此結束,他們發現,死者脖子有一條細細紅色勒痕,推測可能不是自殺,立即向上級彙報溝通。很快,辦案民警在一個多小時內鎖定並抓獲嫌疑人。後來查明該嫌疑人將女子掐死再拋屍,企圖偽造現場。

不過,更多的案發現場死因都一目瞭然,但越是這樣,也越令人唏噓。曲延金記得,多年前在坦洲工作的時候,一個冬天處理了19宗煤氣中毒導致死亡案件。“很多出租屋將熱水器裝在洗澡間,造成了安全隱患。”他説,普通死者臉部多為青紫色,一氧化碳中毒則呈現桃紅色。經過血液鑑定等一系列手續最終確定死因後,總會為這些生命倍感惋惜。

還有一類是獨居老人、獨居務工人員的死亡,多在屍體高度腐敗後才被發現,以悽慘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聽説這幾年有了關愛鈴、社工上門探訪等服務,現在這類案件少了很多。”

事實上,曲延金的日常工作以驗傷為多,多數案件多因口角導致激情鬥毆,失手傷人或致死等。“加害者在事後是一萬個後悔、對不起,但太遲了。”

■參與籌備首個縣區級DNA實驗室助力破案

在案件偵破中,還少不了一個利器就是DNA檢測。10月15日上午,在曲延金的帶領下,記者走入石岐公安分局DNA實驗室一探究竟。走入實驗室大門,還有第二重門,打開後還有獨立小門。每一間實驗室分工明確,配備了貴重的檢測儀器,“這個測序儀,是目前最先進的,要180萬元。”儀器標籤上寫着管理員“曲延金”,他像介紹“寶貝”一樣向記者介紹。

這是曲延金參與籌備建設的石岐公安分局DNA實驗室,於年初正式運作,成為全市首個縣區級DNA實驗室,這意味着該局在相關業務能力、人員配備、制度機制等方面都走在全市各分局前列。

曲延金在DNA檢測領域潛心鑽研多年,利用這項技術直接鎖定並抓獲各類犯罪嫌疑人200餘名,破獲刑事案件300多宗,協助找尋失蹤及被拐賣兒童10餘名。他因此先後入選廣東省刑事技術青年人才庫、全國公安青年技術人才庫,成為中山DNA檢驗鑑定領域的青年專家。

他告訴記者,一個檢測樣本要經過檢材提取、試劑配置、擴增、測序等多個環節才能出結果,對結果還需進行對比、分析,最終才能提取對案件有效的證據。“一個檢測循環下來,大概需要十來個小時,有時重大案件發生後,就要通宵達旦做,不能離開實驗室。”有了這個實驗室,意味着今後能更好助力案件偵破。

愛看脱口秀的曲延金,在辦公室也有個“吐槽”好搭檔楊紅利,她告訴記者,曲延金就是性子急,他將家安在了距離單位不遠的地方,“有了突發情況,他騎個摩托車,10分鐘能到,不光自己執行力強,還催着同事們一起幹。”另外曲延金的妻子也是一名民警,在市看守所工作,“春節後疫情吃緊的那段時間,他妻子不能離開所,要連續半個月值班,按規定,雙警家庭可以有一個免值班,但他偏不,搞得我要重新安排值班表。”表面看似“吐槽”,其實還是肯定。

在曲延金看來,他的工作並不像其他刑偵的同事一樣輾轉多地出差、找線索抓嫌犯,“更多時候是在幕後,和人證物證打交道,需要更靜、更宅一點,好在我也是這個性格,也就這樣堅持下來了,但案件偵破,我一樣有成就感,所以我願意堅守下去。”

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微信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註明“來源”為“中山日報”、“中山商報”、“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的所有文字、圖片和視頻,版權均屬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來源: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未註明“來源”為“中山日報”、“中山商報”、“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③ 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發香港快遞集運倉為什麽會拒收聯繫。
聯繫人:陳小姐(電話:0760-88238276)。